學期結束。這是本學期最後一堂課的最後一組報告的同學們分享的影片,這一位女士同時是患者和研究疾患的學者。或許相處沒那麼難,更何況我只是情緒上無法找到出口而已。

寫作或許是我抒發情緒的方式。這幾天我一直想哭想哭的,或許我需要一個什麼來讓自己哭出來、讓胸口吐不出來的那口氣可以釋放;也或許我應該一直把自己放在思考要寫什麼、要研究什麼、要教什麼、要計畫什麼的狀態中,但是這也許又變成了一種粉飾太平,如果情緒只是壓抑放著不管,或許它不會就這樣慢慢地過去,而是累積更大的能量,等爆發之後就更無法收拾了。


早上頭很暈,搭捷運的時候坐了博愛座,中午的時候沒食慾,又買了豆漿(我想說豆漿比較營養所以不想吃東西時就買豆漿)。下午上課的時候口很渴,想說再喝點有營養的,所以買了巧克力牛奶,然後就是一塊半的雞蛋糕。為什麼會這樣有的時候蠻有進步的感覺、有的時候又退回原點?我對於這種狀態很不耐煩,可能這也是我開心不起來的原因。

其實我一直覺得我的負面來自於對自己歸屬感失去的一種反應,從四年前開始,不,應該是從很年輕的時候,我就是一個心情不好就只想自己靜一靜的人,只是越長越大,靜一靜的地方就會越跑越遠,尤其是要跟男朋友分手的時候,我可以消失到他怎樣都找不到我。四年前,當我完全想要從某人生活中消失的那一刻,我就失去了我的歸屬感,我變成沒有任何牽掛的人,不去理會這種暗黑的情緒是我的逃避。媽媽的事是導火線,我覺得媽媽的事情掀起了過去我逃避不理的那片黑暗,當那一個脆弱的世界悄然破碎的時候,我真的覺得這世界到底有什麼好值得我留下來的?沒有需要我的人、沒有愛我的人、沒有肯定我的好的人、沒有存在的價值、沒有存在的意義。當世界上所有的東西都是痛苦的時候,到底為什麼不讓我離開,我很想解脫,因為我無法呼吸我的心好痛。

不是誰的關係。不是某人、不是媽媽、不是爸爸、不是誰。是我的問題,是我個性太差,如果我可以不要錯,我就不會把自己的世界推往這個方向。 

如果可以解放自己就好了,我總是這麼想,如果可以不要再有感覺就好了,如果可以不要再看見這個世界的不好就好了。希望我可以快點好,希望這些想法可以靠著治療慢慢地轉變,希望我可以變回原來的我,常笑、可以鼓勵別人、給別人能量。

眼淚慢慢的流,乾在臉上。沒有大聲哭的理由,慢慢一點點眼淚卻釋放不了胸口的悶氣。於是又心痛了,怎麼那麼麻煩呢我,雖然在人前努力表現正常,可是一個人的時候真的還是會好想解決自己喔。用什麼方式比較好?

假扮著沒事,讓身邊的人放心,卻在終於鬆一口氣可以安靜下來的時候又大哭了一場。沒有原因的,只是因為最近一直想哭卻哭不出來。拿著手機滑、分享華航空服員罷工的事件,無來由地就開始哭。哭完會好一點嗎?我不知道,早上上班,還是想哭,而且也真的又哭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再一次築夢‧卡特莉的家

卡特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