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books (23)

吉本香蕉_王國系列.jpg 
(MARU的尾巴來湊熱鬧)

香蕉小姐的第一本【王國】是在2005年11月初買的,因為喜歡吉本芭娜娜的筆觸,所以只要有新書(而且有些折扣)我就會毫不考慮的把他帶回家。
【王國】Vol.1《仙女座高台》還不錯看,雖然說是一則很平淡的故事,不過就像在小溪邊呆呆的望著流水淅淅蘇蘇的流過,沒有衝擊、很平靜的感受。後來【王國】出了第二本、第三本,秉持的同樣的原因,還有對於第一本所有的感受,依然毫不考慮的把他帶回家,然後一口氣把他看完。

卡特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開始覺得還好,到第二個殺手的故事時開始覺得不錯。我還挺喜歡這種看起來好像一篇一篇的小故事,事實上全都可以連結起來的那種小說。
第一個殺手、第二個殺手、...第三個殺手是一個虎爛的古代人,然後第四個殺手、第五個殺手...,看到第六個殺手的時候突然變得不太專心了,結果就是所謂的虎頭蛇尾的結束。

卡特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在看村上春樹的《終於悲哀的外國語》,奇妙的書名,裡面的文章也很奇妙。
還挺喜歡看村上春樹的隨筆的。我覺得村上以前的小說比較好看,就是最早之前得獎的那幾本,非常好看,但是越到後來,他的小說味道變得不那麼濃的時候,就覺得他的隨筆比小說好看很多,而且也非常的喜歡。
隨筆這種東西就是自己一個人把原本在心裡murmur的話寫下來變成書賣出去這樣,從很多很多很多年以前,就很想要做這樣的事情,只是不知道有哪家出版商願意把我murmur的東西出版成冊而已。畢竟我一點都不是個有名的人,也沒什麼吸引人的地方。
說到這個,這兩年隨筆的題材還多了貓咪,不過市面上在講貓咪的書也不是只有一兩本,而且我們家的貓是不是能成為大明星也是個問題,所以其實還是沒有讓人家覺得更炫的題材攤手
 

卡特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看了兩本香蕉小姐的書,在《圖書清單》裡有稍微介紹一下。不改香蕉小姐的風格,是兩個看似平淡卻很難在人生中達到那種意境的小故事。不過當然也是有些改變。我覺得在最早《哀愁的預感》或《廚房》的時候,香蕉小姐的故事具有強大的張力,很容易讓人看完之後雖然不是痛哭流涕的那種激動,但悶悶的糾結在心裡久久無法舒坦是常有的反應。最近的這兩本超短篇小說,只是有一種模糊的省思而已,或許是年紀還不到吧! XD

卡特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發現了一個可愛的網頁:村上春樹(1949.1.12生)日本的小說家、美語文學翻譯家,介紹他的生平、一些得的獎、一些他個人的特色、作品的特色、影響的人、還有他的經歷跟作品集。
我最喜歡的是"特記事項"。有什麼好特別說的東西?原來是他喜歡貓咪跟棒球。超可愛的。
 
這個網頁的作品也可以連結,像《海邊的卡夫卡》就可以連結,然後稍微導讀一下,介紹小說中的人物。
可愛的網站,繁體中文版的不知道是不是也那個可愛。
 

卡特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浴室》是一本法國的書,整本看完之後我覺得或許可以用王文華來比喻作者的風格,就是作者喜歡用簡短的兩句話敘述一件事,句點之後馬上又跳到下一個動作或場景,不一樣的是,王文華雖然寫的是直述句還喜歡押韻,但他依然會有"對話"存在,《浴室》的這位從頭到尾都沒有一般我們看小說的時候會出現的那種"對話",所以雖然聽說他得了什麼什麼什麼大獎的,但我從頭看到尾卻一點也不知道他到底好在哪。
語言的關係,或許。或許用他的語言(法語)去看這本書的話,就真的會覺得很詩意。
就好像外國人永遠都不懂得欣賞紅樓夢一樣。
 
不過他的結局卻讓我眼睛一亮。不是多華麗的結局,只是會讓你有回味無窮的感覺,就是,就算是我覺得嚼之如蠟還是會很想要從最開始的地方再翻一遍的那種感覺。很神奇吧!或許這就是他會得獎的原因吧...。

卡特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想寫一些讀《媽,親一下》的感覺,但是感覺太多,還來不及整理,而且功課也好多,來不及寫,所以讀後感跟旅遊雜記一樣,要一緩再緩。
但是還是想要寫一點點。
 
媽,親一下》是九把刀在他媽生病的期間寫的隨筆,裡面有家人之間,尤其是與媽媽之間的情感、有和寵物的情感、跟和情人之間的情感。這三樣情感都讓我看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

卡特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我第一個喜歡的男孩,也是個寫故事的人......
或許他也願意把有關於我的事寫成一篇長長長長的故事吧?!

今天在捷運上看完了《那些年 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我差點沒在捷運上面流出淚來,雖然從頭到尾都很搞笑,但我心裡確有著淡淡的哀傷。好像在悼念那些年可愛的青春一樣。

卡特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08 Sat 2006 12:16
  • 附中

對我來說,附中佔去我高中大約三分之一的記憶,很多事情回想起來,都跟附中的人事物有關,或許是受到附中校風的感染,很多時候看到高中生趁著年輕做出莫名其妙無理頭的事情的時候,就會想到高中的時候認識的那群朋友。
 
《藍色大門》是一部我深深深深有感觸的小品,對我來說,在那三分之一附中的記憶裡,有一半以上像藍色大門裡頭一樣。
 
最近買了一本書,是九把刀的新作《那些年 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我還看不到三分之一,因為每次翻到那一頁正準備看的時候,小孩子又來問問題了 orz。這三分之一幾乎也是利用晚餐的那一個半小時看的。
 
這次在水餃店翻開第一頁。王傳一的序。
王傳一現在跟小時候長得真不一樣,不管他演哪一部戲,我都覺得他其實是三十歲的老頭在演小,跟朋友提到說:「阿就是那一部演那個配角的誰阿」的時候,朋友冷不防的說:「你說王傳一喔!」還會偷偷的在後腦勺冒出一滴汗,然後心中默默的倒退三步:「那就是王傳一阿!怎麼每次都記不起來??」
 
王傳一對我來說也是個青春的記憶,雖然從來沒有跟他同班過,但是從國小到高中,總是會有有點熟又有點不太熟的朋友再暗戀他,然後聽說我家住在他家對面巷子的時候,就會要求說:「你可不可以幫我調查一下他什麼時間會坐哪一號公車上學?」然後我就賺到了一個朋友。(關於這點我好像應該要感謝他一下 XD)
 
不過我個人對他一點感覺都沒有,因為小時候的他長得挺奶油的,跟現在好像有點粗獷的外表看起來不太一樣。而且他小時候臉比較有肉,由於我覺得男生臉都是骨頭很難看,所以我覺得他小時候長得比較帥。喔,對了,說到這個,我國中的朋友總會要我給他看國小的畢業紀念冊,高中的朋友會要我給他看國中和國小的畢業紀念冊,當然囉,不是為了看小時候那可愛的我...。
 
看了幾次《深愛密碼》,有次看到王傳一演一個「靦腆的笑」而突然覺得很熟悉,因為我實在對他的印象很模糊了,畢竟不是我在暗戀的人嘛,所以一點都不覺得他就是我認識的那個王傳一,可是,那「靦腆的笑」卻跟我印象中的一膜一樣,好可愛阿(醬才不像老頭嘛)。
 
扯遠了。總之,我看到王傳一為九把刀寫了一篇序,序裡寫說他小時候也常常在暗戀人,對我來說,真是個無敵無敵無敵大的驚訝阿!從來都是我知道有多少多少的女生暗戀他不敢跟他說,從來不覺得他有在暗戀誰的說!
 
...拉不回來了 XD
想要說看這本書的時候會又想到高中的那段歲月,雖然九把刀是在記國三的事。
不管是男生很調皮的在班上一直搞怪,被處罰了還偷偷耍帥跟旁邊很有義氣的牆壁說話,每個星期三必定要跟有買少年快報、星期五跟有買top的男生借漫畫來看,自習課的時候一起做自修上的題目(順便用小紙條聊天),為了要應付對方一直問問題所以只好在家裡用功,因為常常打打鬧鬧所以衍生出來莫名的情愫......,都好有畫面!
 
 
 
長大以後,大家都變得怎樣呢?我曾經有感覺得男孩子結婚的時候我會怎樣呢?或者說,如果有一天,真的有個不怕死的人娶了我的話,那些我知道喜歡我我不知道他喜歡我的男孩子們,會跟九把刀一樣嗎?
 
我還沒看到最後,但是最近心裡都是高中那段純純的記憶阿~

klau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晚餐一個半小時之內啃玩的一本書,從吳念真的序言開始在牛肉麵店就差點掉出眼淚來,後來回到補習班,還真的不小心掉下眼淚了。
 
看似不起眼的一個阿嬤,生活哲學是永遠的樂觀開朗,但看這充滿著近似阿Q心態的故事,卻不由得深深的感動起來。

卡特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上次跟娘一起去誠品101買的79折新書,作者是卡洛斯‧M‧多明格茲(Carlos Maria Dominguez),畫插畫的叫彼德‧席斯(Peter Sis)。
會買這本書是因為:一、他的書名很吸引我,二、他的折扣很吸引我,三、他的「出處」很吸引我。
 
卡洛斯‧M‧多明格茲是阿根廷人,現在定居在烏拉圭。在這個世足賽正熱的時候,被德國PK氣走的「阿根廷」實在是很引人注目!
《紙房子裡的人》獲得2002年烏拉圭「羅莉塔‧魯比亞文學獎」。羅莉塔‧魯比亞文學獎在烏拉圭是一項文學上很高的榮譽獎項。
 
一直以來我偏好閱讀的都是日本文學和台灣現代文學著作,曾經買過幾本歐美的小說,真正覺得很不錯看的可能只有三本惡童日記,對於這個一點都沒有碰觸過的拉丁文學作品,實在是很有興趣接觸一下。
所以他就跟我回家了。

卡特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忘記我是寫在哪裡了,應該是2001年的精華區,或者是2002年的精華區。
早知道當初編精華區的時候要加上內容的註解標題才行。
 
或許我打過這段話,因為印象裡我在那台"垃圾車"上正好看到這段話:
 
有紀子。我非常喜歡妳唷。自從第一次遇見妳那天開始就喜歡了,現在還是一樣喜歡。如果我沒有遇見妳,我想我的人生會更悽慘、更糟糕。這一點我對妳懷有無法用言語表達的深深感謝。但雖然如此,我現在還是傷害了妳。那大概因為我是太任性、太沒用、太沒價值的人。我無意義地傷害了周圍的人,而因此同時也傷害了自己。破壞了別人,也破壞了自己。我並不是有意這樣做的,但卻沒辦法不這樣。
 
你或許有一天還會再傷害我。那時候我會怎麼樣?我也不知道。或者下次是我傷害你也不一定。誰也不能保證什麼。真的,我也不能,你也不能。不過總之,我喜歡你,只有這樣而已。
 
這是結局。
那時候的我心裡很能感覺這樣的感覺,或許,是這段文字吧......。

klau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04 Wed 2006 13:08
又看完了一本大便書 XD
 
這本書看了兩次,第一次一個字一個字慢慢看,但是因為每次都是看十分鐘,一小段一小段,時序上總有種接不起來的感覺,所以第二次的時候用十分鐘快速的把整本翻一遍。
 
這是一本叫人愛了就要勇往直前的書。

卡特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擁有 是最壞的束縛。
 葵說。
 
我們都十九歲,還是個孩子。野蠻地把自己的全部拋擲在對方的身上,不在乎失去過去和未來。
順正雖然不是第一個和我做愛的男孩,卻是第一個讓我真正獻出身心—獻出一切—的男孩。第一個,也是唯一的一個。
我們到哪裡都是形影不離。連分處異地時,心也是在一起的。
 
他從印尼帶回來了一只黑耀石的戒指,說是在pub裡,還秀出無名指說"i'm engaged"。
 
我喜歡聽順正說話。在河畔小路上、紀念堂的石階前、地下室的咖啡廳、我們的房間裡。順正的聲音溫柔,對任何人都傾注驚人的熱情說話。常常想要理解對方,更想讓對方理解。於是說話得過頭時會突然沈默,像是語言無法表達般突然緊緊抱住我。
順正常以我為模特兒寫生。順正的右手正確無比地把我畫在紙上。我錯覺我正以定著在畫紙上的同樣節奏和速度—訂在順正心中。
受到順正喜歡繪畫的影響,我們常去美術館。
 
那張有著我抱熊嘟嘟睡覺的素描到哪去了?在游過泳的夏日早晨?
 
「喜歡這城市嗎?」
「米蘭嗎?」「當然。因為這裡有我的小寶貝。」
做了個可怕的惡夢。
「馬梧!」
我小聲地說,非常心虛的聲音,我有著不知所措想哭的感覺。
「馬梧!」
「馬梧!」
「馬梧!」
輕聲呼喚好幾遍,單手摀著半邊臉。即使他這樣在我身旁,即使他這樣和我一起生活著。
 
TO MY AOI, WITH LOVE.
TO MY AIO, ON YOUR BIRTHDAY.
DEAR AOI, 11.2.1995
 
TO AOI, MARV.
WITH MILLIONS OF KISSES.
TO AOI, CHRISTMAS 1996.
 
TO MY AOI, 6.20.1996.
TO AOI, FESTA DELLA DONNA.
TO AOI, FROM MARV WITH LOVE.
給小寶貝。
我的寶貝。
閉上眼睛,輕聲嘆氣,把軟木塞放回缽中,蓋好放回假上。
阿形順正已經過去了。
那垂肩的長髮、高挺的鼻樑和凝視我的清澄眸子。
 
「我不想讓你到某個遙遠的地方去。」
「你愛馬梧嗎?」
「愛啊!」
「為什麼結婚的?」
i was so~ in love with him.」
「馬梧是個好人。」「因為人好,所以不值得珍惜吧!」
「可是,我愛馬梧。」
—為什麼必須分手?
 順正勉勉強強說,再交往下去,怕也沒有結果。
—為什麼?
 順正似乎很訝異。
—因為我無法再相信妳這個人。
 順正似乎漸漸也會傷害別人了。
—妳以為我們還能像過去一樣嗎?
 受到傷害後變得具有攻擊性是男人的特質嗎?
—我厭煩了。
 他不屑地說。
—妳走吧!
 順正說時,已不在看我的臉。
不要叫我走!
我以為我會一直和順正在一起。
我以為會一直和順正在一起。永不分離。
—葵!
 順正柔聲喚我,光是這樣就讓我充滿幸福。
—愛妳!愛到心痛!
 
—順正。
順正。順正。順正。我叫了好幾遍。
Blue:
西元二○○○年五月二十五日。葵若失約是理所當然,因為這只是十年前的模糊約定。
順正、順正、順正……。葵的聲音還是八年前那尖細微弱而甜美的聲音。
「無論如何都要走吧?」
「也不是無論如何啦,但那裡是我該在的地方。」
我在收票口目送她離去。新的事記。我該以什麼為糧食而生存呢?或者,還能生存下去嗎?
我仰望車站超特大的行車時刻表。最快的班車十八時十九分開的「歐洲之星號」。我如果搭上這班車,到達米蘭時剛好二十一時,會比葵搭乘的特快車還早十五分鐘到站。
 
我做夢,我跟他說:「我想我還是很愛你,但是他是好人,我必須陪在他身邊,一直這樣愛他。」

卡特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隨隨便便的看完了《冷靜與熱情之間》。一開始的時候,葵與馬梧的相處讓我細細的品嚐,慢慢的在便便或睡前看一點、看一點。
躺在床上,我看到了葵想起順正。
其實我是在馬梧用力的抱著葵說「我不想讓你到某個遙遠的地方去」時才開始加快看書的腳步,這句話有點悄悄的鑽到我的心裡去。
 
後來我受不了跑著看書的速度太慢,我急著知道到底阿形順正是什麼人,為什麼葵只要一想到他就會忘記自己身處何處,所以索性我跳過了中間所有的過程,直接翻到最後一頁,葵跟順正相見。
為什麼相見?我往前再翻幾頁,他們因為想起了(或說遵守了)一個曾經隨意說出的承諾,而在葵的三十歲生日那天到佛羅倫斯的教堂相見。
 
我的心裡覺得沈沈的。其實或許其他的人看了這個故事並不會像我有一樣的感覺,純粹只是我也想起了不想想起(或說不該想起)的另外一個故事罷了。
 
我轉身拿起了另外一本藍色的枕頭書,快速的、用飛的從頭跳躍式看到尾。「八年了!」他們說。葵在大學的時候回日本唸書,認識了順正,後來他們同居,然後有了小朋友,然後葵因為順正的爸爸說了些話而跑去墮胎。後來他們分手了。
分手的原因我還是不怎麼清楚(不過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又稍微翻了一下,似乎是因為順正不能接受葵去拿掉了小孩),總而言之大學畢業以後葵回到了米蘭,跟馬梧同居在一起,順正也交了新的女朋友,叫做芽,不過他常常看著芽想起葵。
 
Rosso裡面說,馬梧要回美國去工作,想帶著「他的小寶貝」葵一起回去,但是葵不想,所以葵就像看著順正離去一樣的看著馬梧離去。我心裡覺得很感傷。
順正方面,他跟芽分手後,好像是想起了跟葵曾經有過的承諾,他們說要在葵三十歲生日的那天去爬佛羅倫斯的教堂。他們都半信半疑的想起這個承諾,也到了佛羅倫斯的教堂,然後他們不敢相信見到對方,他們還彼此相愛,但是Blue裡,葵他覺得他還是要回米蘭,所以他又走了,只是順正不能再失去她,所以順正坐了比葵快的火車(就好像葵坐的是復興號、順正想了一下突然決定去買最後會比復興號早達到目的地的自強號這樣),他的未來要有葵的存在。
 
八年...,好長的時間,想像不出來八年是多久的時間。
對身邊的那個好人總是有些遺憾,似乎再也不會有念大學時那樣的熱情,激烈的、奮不顧身的談戀愛,「你愛馬梧嗎?」「當然!」但是心裡卻沒有那份激情,像火燒似的。
三十歲的那天,如果真的記得承諾,相見的時候一定很激動。如果這八年、十年的時間,依然在潛意識裡深深的記住對方的話。
 
我很想跟一個人說說話,一個只有他也知道這個故事的人,我打了長途電話給在波士頓的寶貝,不過他可能在上課、實習、或在吃東西、在忙。寶貝沒接也好,我這樣想。畢竟一接起電話就要聽我無理頭的說著我為了一個他沒看過的故事而感動的事,也是很斜線吧 :P
至少我聽到了寶貝的語音留言啦~ 我窩回床上,過敏性鼻炎的鼻子在冷天氣裡好痛好塞阿!

klau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開始看不懂的那個地方說起:
 
第367頁。辛先生回想起了一個故事,一個很久很久以前,某帝王在月芽之初與月圓之時,到石造地牢裡生飲一壺新鮮人血的故事。這天,他遇到了一個年輕詩人,這詩人因為給他取了一個「恐怖大帝」的綽號而成了提供人血的入圍人選。
第284頁。辛先生喜歡讀那些赫赫有名但聲名狼籍的大人物的傳記,他選擇了一本古代君王的傳記,這位君王有個響亮的綽號:「恐怖大帝」。
 
第371頁。恐怖大帝他喜歡了這個年輕詩人,鬆開了他的繩索、賞他一把好椅、給他一副披肩、在溫了一壺酒,讓他面對面的靠近他坐下,他說了一個故事,一個他想像的故事。在很久很久以後他的國土上的故事,故事裡有個詩人,二十歲的時候就因為自費出版的師集而小有名氣,但五十幾歲的時候卻流落在異國慢慢的死去。
第035頁。禿鷹登場。
第057頁。禿鷹的青春。
第158頁。禿鷹回想:在他的故鄉,大學裡的橢圓形體育館,他不到二十歲,已經因為自費出版的詩集而小有名氣,但後來他東飄西闖,後來連他的國家也不見了,最後病死在異鄉的一張床上。
 
第373頁。禿鷹強拉著一個少年說故事。很遠很遠以外的一個溫暖的地方,一個媽媽抱著他的女兒,女兒畫他的畫像。女兒說:「媽咪的眼睛和我的不一樣。」媽咪說:「我跟外婆的眼睛也不一樣。」那個媽媽,是個白子。
第408頁。胖廚娘登場。
第223頁。胖廚娘楞在黑夜裡,思念他的女兒。只要遇上任何委屈他就會想起女兒,女兒是個白子,生性羞怯需要加倍的愛,但廚娘的婚姻那麼不幸福他怎麼給得起多餘的柔情?女兒於是嫁得太早,住得太遠,過得比廚娘更不幸福,幸福真的有那麼難?
 
第375頁。白子媽媽幫女兒講一個故事,故事發生在一個很近很近的河谷,河谷裡有一座小城,外婆就在那邊工作。隔著一條河,河谷對面有棟房子,大家都說那是一間鬼屋。鬼屋裡面曾經住過人,那人曾經是個帥哥,因為一次無心釀成的大禍,帥哥意外毀了容。
第013頁。帽人的自我介紹。帽人的真面目是一片空白,他是一個跨國公司工作的年輕幸福菁英,他說了一個帥哥的故事。那個帥哥他什麼都帥,但是他碰巧遇上那次死了一大票人的瓦斯場大爆炸,大爆炸將帥哥毀得面目全非,出院以後,他專心做一隻可憐蟲。
第095頁。一個在下游古蹟地上的科學家,帶兒子前來河成蹓躂,帽人說,他家在河對岸,小男孩說,那間很像鬼屋,小男孩說:「他長得好可怕。」男人小聲告訴他:「那是燒傷,不要亂說話。」
第350頁。辛先生和阿鍾駭客戶政資料庫,癱瘓了公共資訊網路,後來配電廠的機械發生短路,引起大區域的停電,讓某具鍋爐壓力過大,發生了瓦斯場大爆炸。
第353頁。瓦斯場大爆炸中的一位倖存者容貌完全損毀,他之前是某國際大企業的青年菁英。
 
第377頁。是鬼的帽人和露珠說,他今天看到那個用兩個體重計,一腳踩一個,要給自己量體重的死胖子,突然有病人跑來看病的時候,他推說他高血壓又犯了,要暫時休診。
第208頁,三百磅醫生登場。
第377頁。鬼說了一個墜機的故事,故事裡有個男人,他寫了一封遲了十年的情書,但他在墜機事件中斷氣,他的一點殘念讓風取走了他的名片,在焚天大火中,帶走情書,抵達那差一點就永遠作伴的美人身邊。
第215頁。君俠望見了天際的一線飛行白煙,飛機突然大幅度降低,向側邊歪斜了一下,全面翻滾,機鼻垂直朝地面及墮而去。君俠拾起了羽毛也似的東西,是一張被燎燒到剩下半截的名片,只見損毀不全的行號與頭銜,姓名不詳。
第110頁。紀蘭跟哥哥和哥哥的好友一起出遊,那個男孩緊摟住她,說:「然後就我們兩個,一輩子在一起,只要說妳願意,妳願意……」。
 
第380頁。風跟名片說故事。大男孩在充滿鐵欄的地方,突然鐵門被開啟。「你走運了,小子,有人選中了你。」
第192頁。大男孩在清晨被吵醒,有人要他起床穿鞋。「你走運了,小子,有人選中了你。」,他被送入小巴士密封的後車廂,心裡隱約知道,他的命運就要永遠改變,但他目前止關心服裝的問題,出發得太匆忙,他穿戴得很單薄,凍得直發抖。
 
第381頁。實在太冷了,出發得太匆促,他穿戴得很單薄,凍得直發抖,大男孩剝下了一副椅枕布套,悄悄裹住肌膚,他的想像力飛馳,車行越來越顛簸。艦長日誌:里程歸零,航行第0001天,急速碰撞後,我們進入了鏡像空間。
第311頁。「艦長日誌:航行第UT0612天,失去兩具主力引擎的動力之後,我們在加碼象限中無定向漂流,期待藉由最後的維生動力系統,抵達鄰近的后冠星座,再借用該星座的引力場修正航向。目前所剩之事,只有祈禱了,衷心希望與後援友艦順利會合。」辛先生啟動車子時,習慣這樣杜撰一番。
第352頁,紀蘭獨攔了全部的刑責,很快入了獄。
第360頁,阿鍾的一整群親戚爆衝進病房,為他辦理緊急出院,阿鍾就這樣永遠消失了,逃命似的。
第312頁,內政部某位副首長詢問辛先生是否有意爭取河城的主管職缺。
 
第382頁。「辛先生,只有當您不像您的時候,我才會駭怕您。」
第093頁。南晞的酒窩漸漸現出了甜意,最後成了笑靨,「辛先生,我說,辛先生,只有當您不信您的時候,我才會駭怕您。」
 
這整本書都是在繞圈圈的說著每個人的故事,每個故事與故事間,都牽連到曾經出現或未來會出現的另外一個故事。最後辛先生想起的這個一連串永無止境的故事只是這整本小說裡的主線,另外在〈垃圾〉—帽人的故事、〈航手蘭之歌〉—紀蘭的故事、〈那隻鷹曾經來過〉—君俠的故事和〈寧靜的星艦飛航〉—辛先生的故事間,也串連著從不同的角度描述出來的故事。
我佩服著朱少麟將許多許多故事交織編繪的本領,不只是經與緯的穿插,而是像蜘蛛網般交錯得不知線頭在哪的複雜網絡。像是某些藝術電影一樣,必須要很用心、很仔細的看上兩三遍,才有辦法體會出其中的脈絡跡象。
 
總的來說,這本書在講的是我這幾個月來常聽到老師說的一句話,或說是一個真理。老師說:「沒有完美的研究設計,任何一個研究都會有他的bias,但是也沒有一個研究是完全是garbage。就好像人一樣,再壞的一個人都有那麼一點好的地方;再好的一個人也有那麼一點要命的缺點。」老師的結論是:「所以每個人對你的另一半也不要太要求,很多事情從這一面看他是缺點,但從另一頭看他就變成了優點。凡事有所長,就有所短。」
《地底三萬呎》(但我現在還是搞不懂為什麼是這個書名)就是在講這個。就算是同一個故事,用不同人的角度看就會有不一樣的解讀;每個人站在那個故事的位置不一樣,所以就有不一樣的心思、不一樣的感受、不一樣的想法、和不一樣的作為。就像辛先生(看起來像是個變態的人)在翻閱「恐怖大帝」傳記前的心裡獨白一樣,他一向都被誤解,或許他所有看起來是變態的行為,都是有所苦衷的善良行為,而他真正做的看起來是好事的是,才是他內心真正變態的作為呢!
 
所以接下來想介紹另外兩本書,《冷靜與熱情之間》,紅、與藍。
紅色是江國香織寫的,藍色是辻仁成寫的,他們用男生與女生的角度來描述同樣一個愛情故事,應該不會像《地底三萬呎》那麼複雜吧!下次我們可以來看看另外一個用不同角度說故事的小說,聽說的建議是先讀女生的紅色,因為他比較冷靜。

klau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也看完了。但是我也看不怎麼懂。
一開始的時候覺得有點難讀,但是讀到紀蘭那一篇的時候就覺得好像懂了一點,讀到辛先生那一篇的時候又更懂了一點,而且開始佩服朱少麟把每一個人物都串起來的本事,但是,讀到最後最後的時候,突然覺得一片混亂,而且,實在是不太了朱少麟想要說的到底是什麼......。

klau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天作不合》是侯文詠的新書,皇冠出版。我分成兩、三次總共大約三個小時看完。總之是本可以一口氣看完,很輕鬆,文字一點都不艱澀的書。博客來的讀者書評是這樣的:
 
1. 黃少築  台南  2005.08.27   看黃少築的所有評論
 

好久不見侯文詠的小說,這次的《天作不合》,沒有先前《白色巨塔》的沉重,也沒有《危險心

靈》裡對台灣各個社會面批評的嚴肅,完全只像是早期《頑皮故事集》、《淘氣故事集》般的第

一人稱童言童語。但閱讀之後帶給讀者的,卻一樣那麼深沉而且充實。

...........................................................................................

2. 葉常  台灣台北  2005.07.27   看葉常的所有評論
  很高興看見候文詠回到令人懷念的瘋狂又幽默筆調,彷彿一瞬間此刻人生和讀著頑皮故事集、淘氣故事集時的我疊合在一塊,台北盆地的躁熱和當時高中校園裡燦亮的金色陽光在背景圖中溶合。

書裡主角不再是候文詠自己,而是另一個國小男童,但依稀是他的影子,因為那個小男生作文也是一把罩,簡單便在腦中浮出另一個頑皮鬼的樣貌。

小潘更貼近了現代孩童的樣貌,故事裡也擁有更多都市色彩與科技現代,但不知怎地我卻在閱讀的同時用力而且認真地懷念起我的童年和候文詠的童年所共同的交集點。

我想念以前抓著他和車掌小姐爭執的阿媽,我懷念買菜時斤斤計較的老媽,我更想念和我國小老師如出一轍兇狠的老師,雖然我那有著日文名的老師不曾飛著我們的考卷像賭神在發撲克牌似的,但令人畏懼的程度是不分軒輊。

是否時代更進步的同時,我們也一併失去了以前人情的樸拙與直接率真?

以往雖顯誇張卻能夠想像與體會的60年代的喜怒哀樂在此讓位給更加城市色彩的生活描寫,莫名地在闔上書本後升起寂寞的空虛。

後來我總算明白了原因。由於必須把故事講清楚,再加上整個牽涉的人太多了,所以在把故事內容講清楚的同時,便把故事性給沖淡了。為了說明故事的背景之必要性,使得敘述的過程變得過於冗長,不得不拉長故事段落的過程中使得刻意的部分顯得太過明顯......

但,不損本書的價值。

 

我的感受跟這兩位先生(?)略有不同。侯文詠早期的書《淘氣故事集》、《大醫院小醫師》、《親愛的老婆》、《烏魯木齊大夫說》跟《頑皮故事集》多是以詼諧的手法在寫好笑的故事,當然裡面也有些道理存在吧,就如同這本《天作不合》裡被小潘媽媽撞倒的那個年輕人說的:「侯文詠的書不只是好笑,我還學到了很多」一樣,我覺得越長大看侯文詠的書,就越覺得「大人的世界」實在是很「奇妙」,集「那種奇妙」大成的就是《白色巨塔》,《白色巨塔》裡有很多不可思議但卻又確實存在的事情,你可以說他是大人世界裡的一種不得已,也可以說是大人的世界就是這樣的荒謬乖誕,「大人們」已經不知不覺的習慣這種莫名其妙的「常態」,再也不是不得已。

 

《天作不合》的確沒有《白色巨塔》或《危險心靈》那樣的嚴肅、沈重,但我也不以為他像侯文詠早期的作品一樣,在整本笑笑鬧鬧中透露微微「大人世界」的訊息。《天作不合》一開始我就覺得他很沈重了,只是他的筆調詼諧,所以沖淡了那種沈重的氣氛而已。

《天作不合》的第一篇故事就開宗明義的講「天作不合」這件事,因為小潘(故事的主角,也就是故事裡面的「我」)他在解釋「天作之合」這個成語,可是他跟老師說他爸媽並不能算是天作之合,他同學笑說「是天作不合啦」而發展的一個故事。這故事看完以後我就覺得有深深的感慨,大人們才是最愛面子最會說謊的動物,但是他們為了他們的面子跟為了圓他們的謊,所以都把愛面子跟說謊這些「不應該做的錯事」怪罪到小孩的身上,甚至誣賴小孩愛面子、說謊而讓小孩子受處罰。

這整本書看完你就會知道大人們有多虛假,而你如果想要治治大人們的虛假,你就只好騙他。

我最喜歡的是〈數學媽媽〉的那篇,小潘的媽因為小潘騙他肚子痛去掛急診而展現前所未有的溫柔,讓我覺得非常的感動。其實雖然大人的世界很險惡,但是大人們都是從小朋友變來的,所以他們的心裡應該還是多多少少有著還是小朋友的時候的那種純真跟溫柔,我們不知道是大人們變成這樣陰險的大人是因為環境所逼,還是大人的世界一定要長成這樣不然就無法讓長大的小朋友們存活下去,但是當大人卸下硬是戴上去的假面武裝時,還是很令人動容的。這篇會讓你想到你媽媽對你很好的那種時候,或者你會想到你對你媽媽很好很想要她的愛的時候。

 

不過這本書最後的結論在小潘他妹妹的老師給他們家庭作業的那篇小短文上。小潘他妹妹的老師要她們寫三百字左右的「愛是什麼東西」的小短文,在讀了之前他們家發生的那些大大小小的事情,你可能笑過也可能哭過之後,或許在想「大人的世界為什麼要變成這樣」的同時,看看妹妹寫下的那三百多個字,或許,你可以找到屬於你「不讓大人世界變成這個樣子」的答案。

klau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朱少麟也是我很喜歡的作者,他是從網路小說起家的吧,第一本書《傷心咖啡店之歌》就造成了轟動,不過比起《傷心咖啡店之歌》,我更喜歡的是他的第二本書《燕子》。
 
我看《燕子》這本書的時候正好參加了一個有點像在跳現代舞的社團,因為是個業餘的社團,所以裡面的團員都不是很厲害的舞者,不過我們有公演。
為了公演練習,我看著反射出來的自己的身影,一直覺得不夠優美、柔軟,雖然覺得很喜歡這樣子的「文藝活動」,但是確有著很深很深力不從心的感覺。
寫作也是。
所以看《燕子》這本書的時候,覺得好想也可以跟主角一樣,不但有努力的追尋自己的夢想,也真的能夠達成自己的願望。
 
雖然書很厚,但是到最後我真的是硬撐到快天亮,把最後幾十頁一口氣看完。我想朱少麟應該有這種功力讓人目不轉睛的一直看下去,所以,雖然還沒有看過內容,但是《地底三萬呎》是在我書單裡排名前面的新書之一。

klau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一直都頗喜歡張大春的,接觸第一本張大春的書,是《少年大頭春的生活週記》,筆名大頭春,聯合文學'92年初版。不過在網路上查,這不是張大春的第一本書。
http://ss2.books.com.tw/exep/openfind_all.php?key=張大春&page=1&sort=6&count=105
張大春是輔大中文系畢業的(好像是),稍微有讀過他幾本書的人可能會知道,其實張大春是一個非常有文學涵養的人,也是一個非常有想法的人。「大頭春」是他用詼諧手法寫作時的一個筆名,他用這個筆名寫了幾本書我都還頗喜歡的,像是在出《少年大頭春的生活週記》後第二年出的《我妹妹》也是我很喜歡拿來看的輕鬆書。後來張大春恢復張大春這個名字出書,有一本是在《我妹妹》之後出的,叫做《沒人寫信給上校》,還有一本我覺得佩服他到一個不行的,好像叫《謊言》,是張大春用他的知識隨便亂講把從來沒有的事情講的跟真的一樣的一本很了不起的書。
 
在1999、2000年左右,他出了一系列叫《城邦暴力團》的書。那一陣子我很閒,有的時候會聽他廣播節目,他總是會在節目的最後念上幾段《城邦暴力團》的內容,像是小時候偷聽中廣的廣播劇一樣,在下午喝茶吃點心的時候聽他講故事,心情就會很放鬆。在這節目中,他說自己是「說書人張大春」,因為他真的非常的會說書,如果有個用木頭做的客棧放著張大春說書的廣播,我想應該就可以回到清朝留辮子、喝茶、逗鳥的氣氛吧!
後來,因為他這樣的說故事給大家聽、給他兒子聽,所以去年他出了一本書叫《聆聽父親》。《聆聽父親》就不是這麼的輕鬆好笑,是一本有點嚴肅的書,而且我覺得,或許人生歷練更多了以後,對這本書可能就更會有感覺。
 
最近幾天張大春又出了新書,叫《春燈公子》,在博客來有連載一些些內容。雖然我看了以後決定不買,因為我怕我看不懂,但是我還是很推薦,尤其是文學素養比較好的朋友們,我想看了應該會有讚嘆的聲音出現吧!?

klau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