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朋友facebook的留言。我們今天去送了另位朋友的先生。

其實今天一路上沒有太起伏的情緒,只是擔心,但是回到家去拜拜之後,沖澡換好新衣服,突然間所有情緒都來了。好沈重。

開車上山去吸收了山神的力量,哭了一場。

小小的孩子她靜靜的被擺佈,覺得畫面看了好難受。小小的孩子被大人壓著說跪下,覺得這世界對她好不公平,在那個當下我就忍不住我的眼淚,她懂什麼呢?為什麼要用這個世界的規定強壓在她身上?如果有一天我死了,請記得把我捐去輔大,讓輔大的醫學生們緬懷我,不用那些繁文縟節、不需要我的孩子做那些有的沒的,我死了又不是她的錯,死了就死了,不存在於這個世界,那些表演也不過是滿足世俗,何必呢?我不在乎世俗,我希望我死了還能有點用處,這樣就行了。


儀式的中間,孩子說她想去公園走走,我牽著她小小的手,和她慢慢地走到她所謂的花園,孩子慢慢地在「公園」裡繞圈圈,不跑、慢慢走,和這個一點都不生氣繚繞的「公園」,光是想像鳥瞰的畫面就讓人難過。

我問孩子說:「你知道爸爸不會回來了嗎?」孩子說:「爸爸他去作天使了。」我說:「如果爸爸去作天使了,可能就很難回來了欸,那他都不能回家了,妳會難過嗎?」「嗯哼。」「那妳有哭哭嗎?」「沒有,我沒有哭。」「那媽媽有哭哭嗎?」「沒有。可是剛才我有看到她有哭。」我跟小小孩說,那媽媽哭哭的時候妳會安慰她嗎?「如果媽媽以後哭哭,妳安慰她說媽媽不哭,有OO在,好不好?」孩子說嗯。

聽說,她一回家就跟她媽媽這麼說了。讓人覺得好心疼的孩子。


在山上吹吹風、聽山的聲音、享受山的寧靜,讓心不再哭泣。開車下山的路上,天已黑,我想起最近、想起過去,還有那更遙遠更遙遠的過去。這座山,埋葬了我的外公外婆、滋養了我的童年、陪伴著我的快樂與幸福、也承受了我無數次的眼淚。山神把我的眼淚和情緒接走,然後我的病就會好了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再一次築夢‧卡特莉的家

卡特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