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卡若琳家回來之後洗了澡,卡若琳說了晚安快睡,我就真的睡著了。忘了吃藥。XD

凌晨起來突然想起沒吃藥,爬起來把藥吃了以後,就又睡不著了。整個醒了。於是只好又吃了一顆助眠的藥。

雖然說天已經泛出魚肚白,照理講不該吃上那顆藥的,但是不吃的話會開始想東想西,然後不小心陷入情緒當中,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早上很晚起來,正確來說應該是過中午了才醒。雖然醒了,卻什麼事都不想做,完全。禮拜三和饅頭聊天的時候饅頭問我說是「萬念俱灰」的感覺嗎?我說不是,我覺得萬念俱灰好像還有在期待什麼,而我是覺得什麼都不重要、什麼都不想要、什麼都沒有興趣了。

一個人在床上滾來滾去,又開始在想怎麼死比較好。也沒有哭,也沒有難過,就很認真又冷靜的在想這件事,等回神過來,才發現怎麼在規劃這件事情。

不斷不斷地,腦袋裡會浮出小時候或學生時開心或不開心的事,但無論開心或不開心,在腦中看到這些畫面之後都會變成哀傷。為什麼我會成為這樣的人?為什麼當時沒有把握什麼?為什麼我要這麼選擇?為什麼我沒有把我的人生帶到幸福的方向?感覺已經沒有誰可以讓我覺得踏實飽足,如果可以封印那些黑暗,用幸福包裝成為乍看之下甜蜜的糖,裡面核心是一個吸力超強的黑洞也無所謂。現在的願望已不再是擁有幸福,就連這種假裝好看的願望都覺得好奢侈,感覺根本是我不配擁有的這樣。

誰能把我的九喇嘛藏在最深最深的地方,需要的時候再召喚他出爐變更強呢?

晚上被摳出去吃飯,我吃了一根勒排,大部分的馬鈴薯泥,還有兩根洋蔥圈。我相信每一件事情的發生都是有意義存在的,我相信,然後我也努力做好每一個存在的事,努力過了,在發現意義的時候,就滿足心安了。大概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再一次築夢‧卡特莉的家

卡特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