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聚餐時朋友給我的一瓶紅酒,她說睡前喝一杯補補血啊~ XD

昨天是回診日,我一直在想要怎麼寫這一段,我覺得我好像知道了原因,只是我要怎麼去更改。

晚上很傷心地哭了一段,有時候哭泣是一種發洩,哭完之後腦袋好像就可以清晰許多。然後經過組織,或許我真的是有很深的原因,表面上沒事,但其實心裡很害怕。

我的媽媽,是很愛小孩的人,我覺得她是可以為小孩犧牲奉獻一切的那種。其實這也是她的個性之一吧,她也常做出讓我覺得不需要這麼犧牲自己幫忙別人的事。或許她就是爛好人個性,但是她脾氣又很壞,對親密的人更是如此,她經常口不擇言(現在有改進)。

回診的時候我想到了一個我從來沒有想過的問題。我一直以為是因為媽媽生病讓我覺得事出突然,想要安排媽媽的治療她又不聽我的,另方面還要安排小孩得放在哪裡,還有我爸是生活白癡,他不喜歡吃便當也不會自己洗衣服,我一直以為是因為突然間所有的事情都壓在我身上,而我每一件事都做不好,所以才變成這樣。

其實如果只是事情處理不好我想我還不至於天天哭,我後來覺得,媽媽的事情只是一根壓垮一切的稻草,我的孤單才是我最深沉的憂傷,我覺得沒有人需要我,大家對我的愛都是片刻而已,我是個隨時可丟棄的東西,其實沒有一定存在的必要性,任何人,沒有我都可以,因為我不在任何一個人的心裡,沒有人非我不行。

醫生說,恐慌一定來自於某個未知,我覺得我的未知就是我不知道我媽會不會死,後來我想想,我時常覺得會被拋棄,就是因為我媽時常(小時候,其實大了也有發生過)會在生氣的時候說出要拋棄我的話。

小時候我媽常會在我不知道犯了什麼錯的時候說他不要我了。關於這點真的要小心處理,我長大以後只記得我被我爸打到去掛急診、被我媽關在門外不准我回家,但是我卻完全不記得我是犯了什麼錯。

我常常覺得我不是我媽生的小孩,但我很確定我弟是我媽生的,因為我知道他是從媽媽肚子裡生出來的。可是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

我常覺得媽媽不要我,我沒有一件事情是媽媽覺得驕傲的,雖然如此,我卻知道她愛我,而且我也很愛她,只是我不知道這一次她會不會就這樣離開我了。

深沉的害怕,在每天晚上,當一切都安靜下來的時候、當閉上眼睛的時候,恐慌的症狀就會出現,然後我就不得不吃藥,才能讓腦袋放空睡覺。

我的不安全感來自於媽媽,我想想可能是這樣。我總是覺得情人會拋棄我,我原本以為是因為過去的戀情總是有不好的結果,我原本以為有人會一直愛我,但卻在我覺得幸福的當下偷偷摸摸的跟別人在一起,然後被我不小心發現,所以我才這麼地害怕,一點點小事就開始擔心是不是又被拋棄了,事實上,那些不安全感不是來自於青年時,而是更久遠以前的童年。一直一直,我都在尋找愛,可是一直一直,我都找不到那份固著在我身上的愛。

我很拗,不輕易表現脆弱,因為我覺得沒有誰願意保護我。小時候,我爸喝醉酒打我,渾身是血,我媽卻在午休聽不到我的呼喊,也或許她在保護我弟,兩個孩子或許她只能選一個更為弱小的保護。我覺得沒有人會保護我,所以我要堅強,雖然我很渴望有人可以給我強壯的臂膀,但是我始終是一個人撐起我的世界。

我想,最深的原因是媽媽,我的潛意識讓所有的不安全感和害怕浮現在我最近的日常,沒有誰可以代替媽媽,我也不知道我要怎麼讓自己獲得安全感、對人信任、感受到愛。

我跟醫生說,其實我不知道愛是什麼,什麼樣叫做愛,愛有那麼簡單嗎?又或者什麼樣叫做不愛?我很自私啊,我一直都在追求自己想要的,這樣我有在愛別人嗎?

我已經長大了,而且人生少說已經過了1/3,我看是來不及重新捏一個性格了。我不知道我接下來還會有多少症狀,我不知道我會不會還莫名其妙地哭泣,我也不知道我會不會還莫名其妙覺得自己一個人好哀傷,我也不知道會不會還一閉上眼睛就開始心悸、頭暈覺得害怕,但是我會盡力跟這些情緒相處,盡量不打擾別人、盡量不往最壞的地方一路想下去,我會提醒自己不走消失的路,我會盡量發現其實有我需要的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再一次築夢‧卡特莉的家

卡特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