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8 (4)

《天作不合》是侯文詠的新書,皇冠出版。我分成兩、三次總共大約三個小時看完。總之是本可以一口氣看完,很輕鬆,文字一點都不艱澀的書。博客來的讀者書評是這樣的:
 
1. 黃少築  台南  2005.08.27   看黃少築的所有評論
 

好久不見侯文詠的小說,這次的《天作不合》,沒有先前《白色巨塔》的沉重,也沒有《危險心

靈》裡對台灣各個社會面批評的嚴肅,完全只像是早期《頑皮故事集》、《淘氣故事集》般的第

一人稱童言童語。但閱讀之後帶給讀者的,卻一樣那麼深沉而且充實。

...........................................................................................

2. 葉常  台灣台北  2005.07.27   看葉常的所有評論
  很高興看見候文詠回到令人懷念的瘋狂又幽默筆調,彷彿一瞬間此刻人生和讀著頑皮故事集、淘氣故事集時的我疊合在一塊,台北盆地的躁熱和當時高中校園裡燦亮的金色陽光在背景圖中溶合。

書裡主角不再是候文詠自己,而是另一個國小男童,但依稀是他的影子,因為那個小男生作文也是一把罩,簡單便在腦中浮出另一個頑皮鬼的樣貌。

小潘更貼近了現代孩童的樣貌,故事裡也擁有更多都市色彩與科技現代,但不知怎地我卻在閱讀的同時用力而且認真地懷念起我的童年和候文詠的童年所共同的交集點。

我想念以前抓著他和車掌小姐爭執的阿媽,我懷念買菜時斤斤計較的老媽,我更想念和我國小老師如出一轍兇狠的老師,雖然我那有著日文名的老師不曾飛著我們的考卷像賭神在發撲克牌似的,但令人畏懼的程度是不分軒輊。

是否時代更進步的同時,我們也一併失去了以前人情的樸拙與直接率真?

以往雖顯誇張卻能夠想像與體會的60年代的喜怒哀樂在此讓位給更加城市色彩的生活描寫,莫名地在闔上書本後升起寂寞的空虛。

後來我總算明白了原因。由於必須把故事講清楚,再加上整個牽涉的人太多了,所以在把故事內容講清楚的同時,便把故事性給沖淡了。為了說明故事的背景之必要性,使得敘述的過程變得過於冗長,不得不拉長故事段落的過程中使得刻意的部分顯得太過明顯......

但,不損本書的價值。

 

我的感受跟這兩位先生(?)略有不同。侯文詠早期的書《淘氣故事集》、《大醫院小醫師》、《親愛的老婆》、《烏魯木齊大夫說》跟《頑皮故事集》多是以詼諧的手法在寫好笑的故事,當然裡面也有些道理存在吧,就如同這本《天作不合》裡被小潘媽媽撞倒的那個年輕人說的:「侯文詠的書不只是好笑,我還學到了很多」一樣,我覺得越長大看侯文詠的書,就越覺得「大人的世界」實在是很「奇妙」,集「那種奇妙」大成的就是《白色巨塔》,《白色巨塔》裡有很多不可思議但卻又確實存在的事情,你可以說他是大人世界裡的一種不得已,也可以說是大人的世界就是這樣的荒謬乖誕,「大人們」已經不知不覺的習慣這種莫名其妙的「常態」,再也不是不得已。

 

《天作不合》的確沒有《白色巨塔》或《危險心靈》那樣的嚴肅、沈重,但我也不以為他像侯文詠早期的作品一樣,在整本笑笑鬧鬧中透露微微「大人世界」的訊息。《天作不合》一開始我就覺得他很沈重了,只是他的筆調詼諧,所以沖淡了那種沈重的氣氛而已。

《天作不合》的第一篇故事就開宗明義的講「天作不合」這件事,因為小潘(故事的主角,也就是故事裡面的「我」)他在解釋「天作之合」這個成語,可是他跟老師說他爸媽並不能算是天作之合,他同學笑說「是天作不合啦」而發展的一個故事。這故事看完以後我就覺得有深深的感慨,大人們才是最愛面子最會說謊的動物,但是他們為了他們的面子跟為了圓他們的謊,所以都把愛面子跟說謊這些「不應該做的錯事」怪罪到小孩的身上,甚至誣賴小孩愛面子、說謊而讓小孩子受處罰。

這整本書看完你就會知道大人們有多虛假,而你如果想要治治大人們的虛假,你就只好騙他。

我最喜歡的是〈數學媽媽〉的那篇,小潘的媽因為小潘騙他肚子痛去掛急診而展現前所未有的溫柔,讓我覺得非常的感動。其實雖然大人的世界很險惡,但是大人們都是從小朋友變來的,所以他們的心裡應該還是多多少少有著還是小朋友的時候的那種純真跟溫柔,我們不知道是大人們變成這樣陰險的大人是因為環境所逼,還是大人的世界一定要長成這樣不然就無法讓長大的小朋友們存活下去,但是當大人卸下硬是戴上去的假面武裝時,還是很令人動容的。這篇會讓你想到你媽媽對你很好的那種時候,或者你會想到你對你媽媽很好很想要她的愛的時候。

 

不過這本書最後的結論在小潘他妹妹的老師給他們家庭作業的那篇小短文上。小潘他妹妹的老師要她們寫三百字左右的「愛是什麼東西」的小短文,在讀了之前他們家發生的那些大大小小的事情,你可能笑過也可能哭過之後,或許在想「大人的世界為什麼要變成這樣」的同時,看看妹妹寫下的那三百多個字,或許,你可以找到屬於你「不讓大人世界變成這個樣子」的答案。

klau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朱少麟也是我很喜歡的作者,他是從網路小說起家的吧,第一本書《傷心咖啡店之歌》就造成了轟動,不過比起《傷心咖啡店之歌》,我更喜歡的是他的第二本書《燕子》。
 
我看《燕子》這本書的時候正好參加了一個有點像在跳現代舞的社團,因為是個業餘的社團,所以裡面的團員都不是很厲害的舞者,不過我們有公演。
為了公演練習,我看著反射出來的自己的身影,一直覺得不夠優美、柔軟,雖然覺得很喜歡這樣子的「文藝活動」,但是確有著很深很深力不從心的感覺。
寫作也是。
所以看《燕子》這本書的時候,覺得好想也可以跟主角一樣,不但有努力的追尋自己的夢想,也真的能夠達成自己的願望。
 
雖然書很厚,但是到最後我真的是硬撐到快天亮,把最後幾十頁一口氣看完。我想朱少麟應該有這種功力讓人目不轉睛的一直看下去,所以,雖然還沒有看過內容,但是《地底三萬呎》是在我書單裡排名前面的新書之一。

klau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一直都頗喜歡張大春的,接觸第一本張大春的書,是《少年大頭春的生活週記》,筆名大頭春,聯合文學'92年初版。不過在網路上查,這不是張大春的第一本書。
http://ss2.books.com.tw/exep/openfind_all.php?key=張大春&page=1&sort=6&count=105
張大春是輔大中文系畢業的(好像是),稍微有讀過他幾本書的人可能會知道,其實張大春是一個非常有文學涵養的人,也是一個非常有想法的人。「大頭春」是他用詼諧手法寫作時的一個筆名,他用這個筆名寫了幾本書我都還頗喜歡的,像是在出《少年大頭春的生活週記》後第二年出的《我妹妹》也是我很喜歡拿來看的輕鬆書。後來張大春恢復張大春這個名字出書,有一本是在《我妹妹》之後出的,叫做《沒人寫信給上校》,還有一本我覺得佩服他到一個不行的,好像叫《謊言》,是張大春用他的知識隨便亂講把從來沒有的事情講的跟真的一樣的一本很了不起的書。
 
在1999、2000年左右,他出了一系列叫《城邦暴力團》的書。那一陣子我很閒,有的時候會聽他廣播節目,他總是會在節目的最後念上幾段《城邦暴力團》的內容,像是小時候偷聽中廣的廣播劇一樣,在下午喝茶吃點心的時候聽他講故事,心情就會很放鬆。在這節目中,他說自己是「說書人張大春」,因為他真的非常的會說書,如果有個用木頭做的客棧放著張大春說書的廣播,我想應該就可以回到清朝留辮子、喝茶、逗鳥的氣氛吧!
後來,因為他這樣的說故事給大家聽、給他兒子聽,所以去年他出了一本書叫《聆聽父親》。《聆聽父親》就不是這麼的輕鬆好笑,是一本有點嚴肅的書,而且我覺得,或許人生歷練更多了以後,對這本書可能就更會有感覺。
 
最近幾天張大春又出了新書,叫《春燈公子》,在博客來有連載一些些內容。雖然我看了以後決定不買,因為我怕我看不懂,但是我還是很推薦,尤其是文學素養比較好的朋友們,我想看了應該會有讚嘆的聲音出現吧!?

klau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髮小兒」,念ㄈㄚˋㄒ一ㄠㄦˇ,意思是「從還沒有把頭髮綁上去的年紀就在一起玩的手帕交」。古代人在小的時候頭髮是放下來的,等到成年的時候再把頭髮綁上去變成一坨「髻」,這看古裝劇就可以明白,比如說:小女生是綁兩顆包包頭,頭髮放下來;小女生就把頭髮紮起來變成馬尾巴;結婚的女人把頭髮槃上去。不然看最近的大長今也可以窺探一二:小時候綁馬尾,長大一點綁麻花紮起來,等作了尚宮娘娘或是結婚了(像是連生一被皇上那個那個以後),就要把頭髮全都纏到頭頂上去...。這是我在美國的時候,一個北京人跟我說的。
 

klau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