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有寫文章了唷,因為最近很忙。忙著寫報告,忙著練習英文,忙著拜訪朋友...。最近有位姊姊生了個兒子,雖然這小子看起來挺可愛的,但依然是個害怕婚姻更害怕小孩的膽小鬼。

今天想要說的是最近看的兩本書,用村上春樹《神的孩子偷在跳舞》交換來的。一本是吉本芭娜娜(簡稱香蕉小姐)的《鶇》,一本是九把刀的《樓下的房客》『限』。

如果以風格來說,香蕉小姐的《鶇》當然是承襲了香蕉小姐的一貫風格,平實、幽暗。不過對照他另外幾本書,像是《廚房》、《蜜月旅行》等等,《鶇》的風格看來不會這麼的灰暗、或濕冷,反而是充滿藍藍的天、涼涼的海風的書。

《樓下的房客》是限制級,我在網路上看過幾篇九把刀的小說,《樓下的房客》劇情越看越緊湊,很有張力,雖然一如往常的,在中間某段落的時候都會有「看不下去了」的念頭,但是熬過那一段,後面會讓人拿著書不想放下來。

由於他是『限制級』,所以我原本以為他會是一個"桃色"文章,但卻不是。《樓下的房客》是篇十分黑暗(不是"灰暗")的小說,雖然如此,我確認為比他寫賺人熱淚的小說好看很多,甚至比我深愛的香蕉小姐寫的《鶇》好看許多。

《樓下的房客》是在說「我」這個人他利用從伯父那繼承的透天厝,租賃給八個房客,兩位年輕女性,一位中年男性,一個據「我」這個人的說法為死大學生的男孩子,一對男同性戀,一對父女。「我」這個人在他伯父的透天厝裡偷裝了很多台針孔,發現較活潑的年輕女性是色女,固定性交的對象有兩位;死大學生整天不是上網聊天就是看A片打槍,男同性戀的戀愛方式跟普通人沒什麼兩樣,那對父女的老爸對正在發育的女兒有遐想,那個中年男性喜歡偷窺,最後一位溫柔沈靜的女性其實是個變態。

「我」因為偷窺他們的生活,所以設計了一個天大的騙局(跟據「我」的說法是「劇本」),讓所有的人因為陰錯陽差而相互牽連在一個恐怖事件裡,非常血腥,比金田一的連續殺人事件還恐怖,駭人聽聞的程度,應該會比邱小妹被他老爸打死還可怕吧...。

而《鶇》則是一個平鋪直述的小故事,「我」的表妹是劇中的主角,他身體非常的虛弱,因為常常生病(我從來不覺得一個人是可以這樣生病的),所以家裡的人都很寵他,讓他的個性變得很任性,再加上「我」的表妹非常的聰明,所以身邊的所有人都會被他耍得團團轉。

但是經過一些相處,「我」漸漸的發現其實他的任性其實是在掩飾他的孤獨,因為他必須常常呆在病榻上,什麼太過於「不安靜」的事都不准做才會這樣,「我」的表妹心裡其實很想很想跟一般的孩子一樣,他想證明自己並不虛弱吧。

這兩本書其實沒有什麼共通點,基本上是背道而馳的兩本小說吧。閱讀的時間...,《鶇》可以在睡前看,因為《樓下的房客》太恐怖了;《樓下的房客》可以在蹲馬桶的時候看,只是怕蹲太久會長痔瘡,要小心。

klau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